繁体版 English
首   页 云峰展览 推介艺术家 欣赏与收藏 云峰服务 云峰专题 云峰目录 关于云峰 友情链接
欣赏与收藏
艺术品收藏与投资
艺术评论
当前位置:首页->欣赏与收藏->艺术品收藏与投资
中国网之中国访谈——郭浩满专访
  发布时间:2013-10-28

 
 
 
 
 

    中国网:你好!欢迎收看《中国访谈·世界对话》,我是方悦。一提起中国画,很多人马上就会想到张大千、李可染,还有很多以前的画家。随着岁月的沉淀,还有艺术品市场的推广,他们的画作可以说是天价之物了。可是现在活跃在当今的画坛上又有哪些新的领军人物他们的画作更具有价值、更具有收藏性呢?

今天我们的《中国访谈》节目也是特别荣幸地请来了一位不仅仅是在画作界,而且在收藏界,还有艺术品推广界,都了如指掌的独具慧眼的一位伯乐,他就是来自云峰画苑的董事长郭浩满先生。你好!郭先生。

郭浩满:你好!你好!

中国网:很荣幸今天能够采访到您。我们知道,现在很多新锐画家的画作已经很有市场价值,很具有收藏性。但是在最开始的时候,尤其是在他们刚刚出道的时候可能市场还有大众对他们的认可度都是有限的,您又是怎么样发现他们,并且能够一直支持他们到现在的呢?

郭浩满:说起来画藏呢,一晃就去到八十年代。其实我自小对中国艺术就很关注,也喜欢。但是早期很多艺术家的生活相当困难,处于一个相当低谷的情况。那我在七十年代到香港,一直很想从事艺术方面的工作,但是觉得时机还没到,一直观察观察了十年,一直到八十年代中,我觉得整个中国开始走向改革开放,整个世界开始走向稳定发展的局面。经过十年酝酿思考,我就开始投入这方面。

在我眼中,中国艺术品自古就是很高地位的艺术,因为我们明清盛世世界最富有中国。明代中国GDP占70%,清代也占四分之一,那时候其中美国还没立国,我们中国的财富就是西方代表大英帝国的6倍以上,富有的中国字画变成我们的一个家家户户中的瑰宝,我们家家户户那时候都有传家宝,除了皇帝大量的收藏之外,老百姓中的传家宝是什么?就是艺术品,一张字画、一个古董可能价值连城。所以从晚清之后100年,这里经历过很多风风浪浪,依照我们中国的说法,百年折腾很大。结果我们中国从富有,世界富可敌国的中国,变到一穷二白的中国,中国人为吃饭问题还没解决,还要打拼。那我们艺术品谁来拥护、谁来支持呢?所以从八十年代,那时中国画应该说从黄金的地位变到黄土的地位。那问题怎么样把它从黄土维护到它应有的地位?这就是我的课题了,我觉得这是百年给我的千载难逢的商机。

但是问题你要把它从黄土地位维护到黄金地位,这不简单,这必须要推广。所以从八十年代开始,我就关注我们中国的各种大中小的艺术家、大画家,就是以前的老前辈,我亲自拜访很多老前辈。但是发现他们因过了高峰期,拿出的作品给我吓一跳,根本不是我想象中的高水平的老师。所以我回头再看一些正处于中年的三十多岁,像何家英、王明明这些大家熟悉的画家,当年都是小年轻,三十来岁,但是作品很优秀,也有风格。所以我就思考一个问题,原来一个艺术家他有高峰期、成长期,最后还有一个衰退期。这样的情况底下我们应该选什么呢?应该选高峰期的艺术家,中青年他往往有才华的,到青年已经很不简单。大部分到中年他就开始成熟了,而且精力充沛,还有一个很大的前景。所以我开始关注我们的中青年,就从这个开始。所以我觉得那个时代对于我们来说,我就觉得我应该可以做一件事,第一,把握历史的机遇,把一些很优秀的作品,是一个投资收集的一个黄金时期。但问题黄金放在你口袋里边,钻石放在口袋里边,它不会自动就变成黄金,不会体现它的价值,就必须要推广。

中国网:对。

郭浩满:所以当时我也取了一个很大胆的战略,就是我们首先收集好了作品,跟着我就是办展览、出画册,偏偏这些费用都很昂贵,你想想一张画当时最多你的市场里边一千几百,人家觉得贵很贵,但实际上你一个推广费用总的花掉好几万,对吧?

中国网:当时没有人这样做吧?

郭浩满:没有人这样做,我们是开了先河,第一次出国展览,做展览,去新加坡、台湾、马来西亚这些地方,花费很大的。但是我认为香港太小了,那时候我们觉得我们搞艺术展览,大多数是零销售,有时候有些好朋友支持一下,买一张、两张。

中国网:给个面子。

郭浩满:给个面子,但是给个面子也就是一千块、几百块,它连我们的最基本的费用,一张请柬的费用都不够。所以当时的投入其实也有点,等于现在回想起来你的胆子真够大了。

中国网:对,胆子够大了。

郭浩满:当时我的概念,我收集到一些真正的钻石黄金,我不推广谁知道你有这个宝贝,所以我必须要推广。我在当时写的一个我的推广纲要就是说我们把好的东西让更多的人去接触,接触中人家会受到感动,感动中有一部分有能力去收藏购买的,它就是我们市场的第一步,所以我们是按照这个理论,香港地方太小了,观众太少了,去台湾,台湾后来饱和了,去新加坡,去马来西亚,去讲座,去展览,就这么默默,这么一干就到现在二十几年。

中国网:等于说现在和以前的工作,几十年以前的工作,一直在做沉淀,在做铺垫,发掘潜在的客户。

郭浩满:对。

中国网:但是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了一个特别大的收获,那就是云峰画苑目前已经是非常权威的,并且是最早的最大的中国的一个艺术品推介的机构了。那现在您再回过头来想以前做的这些冒险的事情的时候,心里面还是会觉得很自豪吧,因为您一直都这样走过来了,很多人可能在这个过程当中已经倒下去了。

郭浩满:对。其实我们走这条路,你说起来也真的挺漫长的,很多周边的说你太执著了,回头想想现在还是有点满足感,满足感就看到我们当年推的一代的,年轻一代的,中青一代的,现在变成我们中国的数一数二的大画家,很有成就。

 

 

中国网:那我们看到的是那些成功的画家他们的画作更有传世的价值,现在应该我们也把目光聚集在他们身后的这些人,比如说像郭老师,可能这么多年默默无闻地在做这一些工作,那这些现在可能已经很有成就的,甚至在这条路上正在进行的画家们,应该从内心深处也是非常感谢您的。

郭浩满:这点也是我们感到欣慰的其中一点。最重要的是说我们觉得这二十几年的路没有白走,而且这个是见证了中国艺术市场从零开始一直到发展、壮大、提升。其实这一步步回到我们历史上的高峰地位这样的一个过程,而我们其中是见证者,又是参与者,又是推动者,所以这点来说我们整个经历来说,我就觉得这里就有一种满足感。其实我一想当年我们走这条路,当时是外边的压力也挺大的,因为你知道,那时整个市场价格很低,老前辈的艺术价格也低,何况我们中青年的现代艺术家,根本市场是不认可的。

中国网:那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还有一个特别值得让我们思考的问题,就是作为一个伯乐,他有眼光,一个长远的眼光,那这可能和您从小的生活环境也是分不开的。

郭浩满:也有关系,因为我父亲其实是从事企业的,但是他依然爱好文学,爱好艺术,所以家里有很多收藏品,很多收藏品,字画,这个很多,我自小就喜欢画画,临摹很多古代的名家字画。我几岁的时候也去刻印章,篆刻,到了初中的时候,很多前辈说你已经达到专业水平了。

中国网:太有意义了。

郭浩满:完全是自学的,当时也没有老师教,就是潜移默化去看。所以今天我还鼓励很多企业家,你们家里收藏那些艺术品,将来对你们儿子有帮助啊,其实就是我的实践中的一种感觉。

中国网:这是一种艺术的熏陶。

郭浩满:我本身就是一个,实际上也是一个样版,所以自小喜欢这个东西。所以当来到香港看到我们中国的艺术品,包括很多艺术家的朋友,处境相当困难,他们很优秀,起码我可以和他们,但是他们的环境相当恶劣,甚至买宣纸的钱都没有,很多现在的大名家。所以当时我就萌生出一个想法,我应该做一点我喜欢做的事。这个事,第一,我们不但只是一个历史给我的机遇,但最重要我们是可以为他们做一个推广。

中国网:其实我们说一个价值,包括像资金这种东西也包含在价值之内,应该更多的给具有眼光的伯乐,因为他会创造更多的价值。就像我们私下所说的,郭老师您讲到,如果是八十年代,在很早以前,您就那个时候很有钱的话,那现在可能带给社会的,回馈给社会的这种效益价值更有意义、更大一些。而且我了解到郭老师是对文化和艺术方面是有着非常深厚的造诣和领悟能力的,比如说您不仅仅是涉及到绘画、书画、中国画等等这样一个行业当中,包括像收藏等等,您也都是很有眼光的,并且您的眼光不仅仅局限于说它的这个价值上面,更多的可能有更深刻的理解和领悟。

郭浩满:其实艺术这个领域,中国是很广大的。其实中国的几千年文化的发展,它其实领域从书画是中国的一个东方艺术体系,所以大家特别关注中国的中国画。其实中国的各种艺术,雕刻艺术,包括其他的,甚至家具艺术,领域很广很广。其实都同步是引起我的关注,所以我以前在收藏字画,收字画作为主业,因为它是推动一个艺术家的问题,但是周边也有很多的,包括收山石、雕刻、牙雕、木雕,各种的雕刻,这种艺术品,包括古典家具,这点我同样是感兴趣,因为都是充满了艺术的元素。所以我以前写过很多有关的评论文章,我说假如1980年银行让你给我一个亿贷款,我现在所收集的东西现在是一万亿的概念。到了八十年代末,你们记不记得梵高有张画是两亿多港币成交的《向日葵》,梵高的一张画。

中国网:对,拍卖。

郭浩满:当时我也写了文章,假如当时有两亿多,大概就是可以把我们近百年老中青全部精品一网打尽,同样也是一万亿算的。到了2000年,当时中国拍卖从八十年代中香港佳士得、苏富比开始,一直延伸到1992年中国第一场拍卖,一直到后来有很多拍卖行一直拍卖。但是到了2000年,整个拍卖总和加起来还没有10个亿,香港随便一个富豪可以全部十几场拍卖我全包了,都可以有这个能力,所以说明中国艺术品还是偏低。所以当时我写一个文章,10亿可以买走百年精华,一百年老中青,当时价位还是便宜的不得了。举个例子,现在何家英,现在我们中青年都知道他的市场价格很高了。当时一张大的作品最贵也就是几万块而已,现在可能是都能几百万、上千万了,所以你都不可思议。

中国网:一套房子的价格了。

郭浩满:就是这种价格,再加上2000年我当时写一篇文章,我说10亿相当于三个波音飞机普通的总额,三个飞机可以换走我们百年精华,那你说相当低了。到了现在我估计2003年开始才有点转变,2003年有个非典,因为2003年前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大家是追求物质享受,追求这方面的风花雪月,天天大吃大喝,山珍海味。2003年之后大家意识到原来身体这么重要,一个疫症可以就把你的生命就结束了。另外卫生假如不讲究,我们整个中国就不得了了,所以后边的环保事业、养生事业,现在发展到什么程度呢?最多广告是什么广告?是减肥广告,百货公司最多最重要的店铺谁占有?黄金店铺就是化妆品,一个女孩子为了一瓶化妆品可能也付出不少代价。为什么?因为它的消费已经到了一种层面。

 

 

所以2003年我觉得中国从文化艺术上是一个转折点,中国的消费水平也是从物质享受开始转到更高品质的生活享受,就是开始注意身体、精神领域的,甚至现在进一步进入文化领域的,所以它改变了整个市场的局面。所以我们一直在研究这个市场变化,其实是从八十年代,假如你说我们这么珍贵的各类的,包括我们的古典家具,黄花梨现在一套可能过千万,那时候可能是十万八万,一张字画那时候价钱是几百块到一两万的大师的,现在都是千万了,其实它的价格回归,原来它是具有这个价值的,但是由于当大家处于一个饭都没得吃的时代,自然大家不会关注。当我们随着整个经济发展,大家从衣食住行,从生活的必需满足之后,下一步进一步的消费慢慢就会体现到,所以我刚才提2003年非典这个事例,就说明中国整个,这是一个转折点,开始转到更高品质的生活方式,包括对文化的消费,对艺术的消费,那自然所有财富就往这方面去投,消费往那边投,那个价值体现就不是,可能有一天就会到我们历史的高峰了。

中国网:那您在两年前,我记得有一篇文章,出现在广东的社科院的一篇文章,叫做《中国最后一份被忽略的艺术资产》,在这个文章当中您也阐述了很多您的一些新的观点。

郭浩满:对,其实这个《最后一份被忽略的艺术资产》到底什么东西呢?可能大家都不太了解,其实就是我们在我们老房子里边,明清很多老房子留下来,当然很多已经残破了,很多已经拆掉了,原来里边的雕梁画栋、门窗花板,甚至里边的家具千工床,以前有个说法,中国的房子千工床,千工就是三年一千个工嘛,才装一张床,万工房就是说建一个房子可能用三十年来打造。用今天的看法就不可思议,原来我们明清盛世我们世界最富有,那我们的老百姓最理想的理念怎么样?原来他们第一有成就,有财富,他们第一个要光宗耀祖。第二个理念就希望自己的成就能带给后代更多的,所谓福泽后代呢,他带给后代更多的贡献。由于有这个理念,所以把全国倾国之力的财富,当时没有股票,也没有炒东炒西,没有炒房子,没有这种概念,都是把自己的成就体现在家乡建设。

中国网:都是出现在实体上面。

郭浩满:实体上,建大宅,建宗祠。比如我在这个乡里边我最有成就,我可能就在乡里建我最伟大的一个大宅光宗耀祖,这个钱他们不是为自己享受了。我举个例子,我假如在北京做宰相,我做宰相很高的成就,我家乡可能建一个大宅,我老的时候可能退休回老家去享受,但是更多的没有享受,因为我在朝廷为皇帝办事,可能到老还不一定许我去退休的。

中国网:衣锦还乡的。

郭浩满:但是那时候我的财产、我的财富,大部分到我都到家乡建大宅。建大宅里边为了提高它的水平,我们把很多艺术、文化融进去。但是到我退休的时候,可能你老了,假如我从北京要回到南方,你以前现在坐飞机三个小时到了,那时候三个月可能还到不了,老人家在那个路,也不是现在的高速公路。

中国网:很颠簸。

郭浩满:颠簸路,那种马车的避震也很差的,可能半途就死掉了。所以我主要的目的不是自己享受,我的理念是为我们家族带来光彩,为后人带来福祉。所以这样形成的一个艺术成果呢,绝对不是这么简单,因为它倾国之力,用了中国大量的财富几百年的投放所产生的艺术价值不简单。但是因为我们的可移动性的艺术资产,就是字画、古董,或者各种的家具,都可以移动的,这个东西流传就比较容易。但是建在房子里边的雕梁画栋,很多的雕刻,很多的精华,房子除非是拆掉了,否则是搬不走的。所以有战乱,我们可以抱着一卷画就走了,这个是流动资产,但是在房子里边的建筑上、结构上的东西,我们不能拆一条柱子跑去走吧,所以这个变成动不了。

所以中国在这么动荡的百年,再加上后边文革破四旧,有的人物都砍掉了。所以大家没有重视那个,而且以前可能用千斤、万斤建立的一个超级豪宅,最后文革结束后是一个破烂的、肮脏的、人人都不想住进里边的黑糊糊的一个破宅,结果大家忽略了它里边的含金量,忽略了里边很多配件高艺术成就的结晶品,忽略了这个东西,最后以什么命运呢?几千块、几万块一个有几百年历史的大宅就这么拆掉了,当破烂了,人家所重视里边的梁、柱、木材,甚至石雕,没有,忽略了装饰里边的艺术品。所以这个东西也是从投资收藏方面,我们首先被他的艺术感动……其实也挺痛苦的,越收越多,越收越多,不但是花了很多钱,又不舍得把它再转手,但同时这些东西要花很多人力、物力去保管它,租地方去放,请人去把它清洁、维修,当然我们现在把它变成一个博物馆,向观众开放,我觉得物有所值。

中国网:对,还是很有价值的。但是一方面我们是看到了现在这些存世之宝能够展现在我们面前,另外一方面可能在于您背后的付出也是很多人所不知道的。比如说您在可能经济上有一定困难的时候卖了一套房,又卖了一套房,然后来支持您的爱好,也支持您的梦想。

郭浩满:其实你刚才说真是一个梦想,这个梦想自小就有了,刚好有个机遇在七十年代到香港,也很努力积累了一点,等于一桶金嘛。我要投什么,假如我买了好几套房产,也有一个比较稳定的收入,假如我可以稳稳做个画家也可以,教教学生,画画画,悠闲也过,甚至我的物产可能现在也很值钱,也可以够吃饭了,也可以。但是当时的一个梦想就是希望在艺术领域做一点事,第一是投资,第二是推广,把我们中国艺术从这样一钱不值的地位维护到应有的黄金地位,我是有这样一个梦。

做的过程中其实艰难,头十年压力相当大,因为周边的人都质疑我,这种时候我为艺术牺牲的行为,你说这些画家是黄金,凭什么说是黄金?是你说的,没人说嘛。结果你不够钱来投资与推广,那你又把房子卖掉一个,卖掉两个,卖掉三个,连我父亲,因为他以前是,老父亲是上海的老一代的企业家,生意人,起码也是生意人的眼光,儿子啊,这不是开玩笑的,不要为艺术而破产了。你们卖掉最后一个房子,你跟家里可能要睡街边了。

中国网:老父亲也给敲敲边鼓了。

郭浩满:所以开始的压力实际上相当大,问我艺术市场怎么有没有前途?这个问题以前都是亲友问我,因为他担心我破产,担心我有一天失败而终。但是我想明明这些就是黄金宝贝,绝对是有价值的,而我们推广过程中其实也算胜利,因为我去台湾获得好评,去新加坡好评,在马来西亚好评,我去讲座他们认为有道理,甚至当时听我讲座的人有些,现在有几个企业家,他的财富并不是说他做生意更大,而是因为听了我讲座,后来我还出了一本《收藏与投资》,1993年,他们就看了我里边列的名单,全部都按照这个名单去买,现在变成超级富豪。就是这么样的过程,我觉得前十年是压力重重,因为收入跟付出不成比例,尽管那些画很便宜,但是原来成本远远高于他一张画的稿酬,不要钱都要赔本,所以你想想那时候是压力大。但是我们还算顺利,因为我还是比较准确的。所以我们推出的好的作品,现在回头都是精品,现在很多人感激我,后来十年后开始越来越多的人有比较好的评价。

 

 

中国网:涉猎这个行业了。

郭浩满:你还是有眼光,还是准确,我说这个假如十多年前这么说,对我真的帮助大了。当现在已经成为定论的时候,当然也是鼓励,但是想起当年这种压力还是挺大的。

中国网:其实我们都说一个人的价值观决定了你的行为方向,那么郭老师刚才给我们讲到了自己的一个梦想,其实这也是所有人的梦想,我们说中国梦是所有人的梦,您不仅在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而且帮助了很多人、很多画家实现了他们的梦。比方说如果没有您的出现,如果没有云峰画苑在做幕后的支持的话,可能很多现在知名的画家早已改行了,不做这个了。

郭浩满:对。因为在八十年代我接触很多画家,他们连买宣纸的钱都没有,很多创作环境很艰难,包括现在有很多都属于大师级的画家,当时我记得他们画画,我说你们怎么画?他说我们没有大的桌子,白天只能把睡的床拆掉床板,比较大一点,就画,到晚上再变成床来睡,很苦,生活压力大。我就看到我们很多画家从这个很困难,到底做艺术家好,还是做个老师,或者做做设计赚点快钱好呢?都在彷徨。

中国网:对。

郭浩满:但是我们的扶持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他们说人生好像中了彩票一样的,好像一种幸运。

中国网:一下子飞黄腾达了。

郭浩满:但是最重要一个,就是我们把他们投放在一个竞争的舞台上,因为是,,,面对观众。另外我们是首创来为画家出版画册,你知道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出画册是很奢侈的行为,一个画家有一本画册就意味着他一生很有成就了。我们连老前辈都没有,我们现在画家有这本,他特别重视,出版的画不能随便,为了一张作品他宁可毁掉十张八张选最好一张,是这种态度来对付,所以张张都是他认为最好的作品,甚至有些心血的作品,他说好像嫁女一样把这张作品拿出来要打天下,要出版,要展览,让市场对我有认可。在这样一种经济状态底下,我们的艺术家的水平,原来一大批画家,同班同学,甚至一个县上的画家也挺多的。但是几年后这个画家就强化了个性,强化了技巧,因为他参与竞争。所以我觉得我们从画廊这个角度,也不光是卖画这么简单的概念,它是一个很科学的很有意义的很综合性的一种学问。

中国网:没错,其实这也让我们想到一个事情,就比如说像刚才郭老师所说,很多画家他们可能以前生存还是会存在问题的,包括以前也好,现在也好,很多人在从事绘画这个行业的过程当中,甚至学习的过程当中,会出现一些彷徨,不知道这种坚持是不是对的,自己的方向究竟在哪里,未来有什么样的出路。那我想现在已经不同于以往的那个年代了,可能我们目前一年的进步要超过以前十年的那种进步,当然积累是必不可少的。那还有像云峰画苑这样的一种推广的方式也是非常重要的。

郭浩满:对。我们这个也算是创新的手法,因为前面没有先例,前边有的画廊就是现在所谓的画店买卖,跟其他商品没有什么分别,在一些老板眼中就是商品,艺术商品跟其他商品,只要是能卖钱就是好。包括很多画廊开,能卖就是好画家,不能卖就不是好画家。但是你知道我们在展览过程中经常碰到的问题,第一个,展览因为没办法,没人买,经常是一个展览是一张没有成交的,所以当时我们很多画家跟我们合作过程中都担心,我们在我们云峰眼里成功的展览就是口碑,假如你观众来到都觉得你对得起观众,被你感动,但是市场它是有消费能力的人才能建造出来的嘛,好比我这个展览刚好碰到一个金融或者社会经济不太明朗的时候,很多老板就是为了自己生意去紧张了,他没有空再去画廊欣赏艺术。但是没有消费能力的人来,他自然是没有卖掉一张画了,当爱好者、艺术欣赏者来到确实给你一个高度的评价,我说就是证明你是好的。我们这个就基本是一个良性的互动,里边所含义不是一般买卖这么简单,所以也有人问你,看到很多画家跟你从几十年到现在还在合作,你们到底有一张什么魔力的合同绑住他们呢?这也是很多人每次问我的问题,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到目前为止我们跟画家从来没有一张合同,但是我们画家仍然一起长期合作。

中国网:就是一种内心当中的信任。

郭浩满:他本身,因为我们从一开始的出发点并不是说想从艺术家身上谋取什么利润,而是觉得这个画家值得我去推动,他将来要体现他的价值是将来的事,那我们也投入了。所以很多画家跟我合作的过程中知道原来在展览他是亏本的买卖,算账算得出来了,你卖出这张画连成本都收不回来,让画家有点担心,怕我从商业的角度下次不干了,但是我们是坚持干,所以很多画家说失去这么好的合作伙伴,可能我再找不到第二个了。

中国网:没错,没错,而且您不仅仅是涉及在书画界,个人也非常喜欢收藏,比如说收藏一些老的家具等等。

郭浩满:对。

中国网:当然您也有一个自己的标准在这里面。

郭浩满:一说起标准就是最重要了,我不是一直提黄金卖黄土,但是不是所有东西是黄金,什么才属于具有黄金价值的艺术作品呢?其实我自小在观察,一直在,包括在香港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准确性是我们在行业最关键中的关键,准确要对自己,因为我是要把自己辛苦赚来的钱去投放里边嘛,我要对自己负责。第二个,更大的问题你是推广机构,你是要把这些东西推到市场,假如你推错了,那我背负一个什么罪名呢?是误导观众,等于欺骗观众,这是涉及到诚信问题,我肯定要注定失败。这个诚信是我们很多画廊是特别容易犯的毛病,因为他的视野可能比较窄,他只看到周边,充其量具有黄土价值的东西他当黄金卖出去。假如你要总结我们云峰这几十年的相对成功的经验,我觉得我们选择标准这点一开始没有犯错,这点可以分享的。

第一个,其实我观察历代我们很多优秀的艺术家能成大气候、能成就,他离不开有几个要素,一个他都是创新的,创造性的,名家的,就是我说第一就是开宗立派,一个艺术家有自己的风格,有自己的独有的鲜明的艺术特色。这是艺术家第一个要素,风格鲜明,开宗立派,有自己的艺术的语言跟面貌。

第二个也是我很重视的一点,就是他必须具备一个高难度和技巧,高难度体现是什么?体现他这个艺术家的功力、功底,同样是写一个字,他写跟写就不一样,你写到的他写得到,你写不到他也写得到,就是说他这个功底独有的技巧,或者专业的水平,是超越一般人的。

第三条就是一个艺术家的作品他可以随意乱画几笔也是他画,可以呕心沥血去创造一张作品,里边的含金量都不一样。我把它打个比方,好的作品,真情认真创作的力作,就比比九九黄金,其他那种镀金的,价值完全是两码事,所以这点是选择作品你有了三点,我以前就看到有些画家他也具备风格,也具备技巧,但是原来他缺乏一种不断进取的精神,后来我再加上一条,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他还要不断进取的精神。

中国网:其实这也是郭老师在告诉所有的投资者们,无论是业内的,还是外行人,一个投资的技巧,也是本质的一些东西了。那我们再回过头来,最后我特别想知道,您以后的想法是怎样的?以后的梦想想法是怎样的?

郭浩满:其实我们当年从八十年代有个很简单的想法,就帮助一些优秀的艺术家把他推到他应有的位置,起码从投资上我们叫做百年机遇,从推广上它很有意义,为中国艺术做一点自己的贡献。但现在我们进入这么多年,帮了大量的艺术家,看到他们家庭和谐、事业有成就,他们那种感恩的眼神往往令我们感到无限的满足。后来很多人给予我们很好的一些评价,包括一些口碑,那我们觉得,本身就觉得是一种功德行为了,好像跟做生意这个关系,虽然也是生意,但是其实更多是一种功德行为,就好像我们最近把我们收藏的木雕建立一个博物馆给他们分享,现在天天多的有十几个旅游团来参观我们这里,平常经常很多观众,包括政府很多来宾、领导,都给予我们一种最大的肯定,功德无量,保存了我们中国一段伟大的历史文化,教育我们的观众。

最近我们又有一种新的创意,刚才你说到我们这几年的国际上高仿技术越来越先进,德国的一种技术已经把那种高端的扫描跟高端的打印技术已经发配到博物馆里边,现在博物馆可以展出高仿作品,可以了,很多原作档案可以及时把它那些档案,将来中国的艺术珍品,尤其书法领域方面,平面的艺术,将来不担心有一天发生什么世界的变动、灾难,可以损失,因为我们可以保存这种高精的档案,展览馆的展览再不需要为保险费头疼。

中国网:就好像我们所见到的成龙的电影《十二生肖》里面的一样,那种扫描的高科技的技术。

郭浩满:对,现在这种技术就带来很大的新的机遇,就是中国艺术的普及教育变成有可能,国宝带回家变成有可能,一张精彩的国宝价值连城的,你现在去博物馆,博物馆还不拿出来给你看呢。现在可能你可以买一张高仿的作品带回家慢慢欣赏,所费无几。所以我们最近也建立了新的一个叫做中国古今艺术中心,在我们南方这里,你等一下跟我去看一看,有一个震撼。我们这个馆是实现了五个理念,一个理念就是博物馆功能,里面所展出的我们各大博物馆,北京故宫的,台北故宫的,辽博的,包括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的一些高仿的作品,这些都是一级国宝,平常你去北京故宫、台北故宫时人家不拿出来的。台北馆长告诉我,看完我们台湾的传画一百年,那我说我们都死掉了,都看不到了。北京的由于它的展厅,故宫的展厅偏少、偏小,所以展品不能展开,再说灯光它也不能太强,所以你看起来都不满足的,只能看很少的作品。高仿作品我们可以展示大量的一级国宝,各地的都集中在,近距离给你看,所以很多人说来参观我们新的古今艺术中心,在这里看的满足感比在两个故宫更丰富,因为你们有展出,他们没有展出。光《清明上河图》我们展出三张了,宋代张择端的,明代仇英的,清代宫廷画家的,在台北这边搬出来让你近距离欣赏,这里的欣赏机会比拿到博物馆的功能。我看全世界没有一个博物馆拥有这么多的一级国宝,而我们都可以在一个时间空间里面展出。

第二个有一个教育功能,我们欢迎大中院校、市民免费去参观,去看我们中国几千年艺术的成果,除了古代的,还有我们现代艺术家的一批精华,很多作品是我们画家现在都画不出来的,可能十年前、二十年前的作品现在是画不出来的,很精彩,可以很短时间内看到古今的最伟大的作品,这个变成有一个教育功能。但同时它这些也有商业功能,他可以带回家,可以买到家里送朋友也可以,自己布置家居、美化家居也可以,把最一流水平的艺术品的复制品摆回家里欣赏、布置家居,它这个普及教育的,美化家居的意义也很大。因为它也要生存,假如有人买,这个馆就可以有开销的来源了。

按照下一步,本身我们的设计也很有人性化的,悠闲的,我发现很多企业家来这里参观,顺便就开开会,喝喝茶,有一个休闲,实际上是一个休闲生活方式的示范,对社会风气的教育帮助也挺大。最后我就准备把它设定成一个艺术超市的概念,艺术超市就是我们在商业领域有很多成功的连锁店,屈臣氏、万宁那种,都是跟生活有关的。我们现在把跟生活家居美化有关的很多艺术家,很多工艺师,很多年轻的创意,他的作品都可以放到这里展览、销售,慢慢就可能这种,我现在是等于云峰这个点子当作产业化的一步,就是说将来假如他成功,可以复制到全国,甚至世界,这个是未来发展的,从画廊推广艺术,扮演电影公司功能这样的一个推广功能,造就很多新的艺术明星,再可以把它普及艺术,就是我的新的一种概念。

反正我觉得整个中国的艺术市场从历史的回归,它是前途无量,从财富积累到生活那种质量的改变,它是没有理由我们会不乐观的,看到光明的前景。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整个国民素质的提升,我们可以利用这个艺术的资源,可以发挥很多功能。再加上对于艺术家,我觉得有个重要功能,就是说我们现在艺术家就碰上了历史上最伟大的最幸福的时代,创作环境好,视野广,另外中国的财富效应也提供了画家很多创作有利的条件。从艺术资源、画家队伍,应该说世界最庞大的队伍在中国。所以我们希望我们艺术家还是,既然这个行业这么有前途,包括我们年轻一代真有才华可以往这方面努力,前途大把。但同时不要走弯路,大概就是我的忠告。

中国网:今天通过和郭老师的对话,让我们对郭老师、对整个中国世界的这种文化行业有了一个更深刻的了解和认识,我们希望云峰画苑能够像郭老师所期望的那样,我们也相信一定会朝这个方向来发展的,那就是实现更多人的梦想,教育更多人,而且它也被作为一个文化教育基地在推广着。未来对于艺术,对于文化,对于历史的传承,起到更深远的影响和作用,这就是我们所有人所期待的,也是感谢郭老师这么多年以来以及以后将要为我们做的事情。今天非常感谢,也非常荣幸您参与我们的节目。

郭浩满:谢谢!

中国网:接受我们的采访,我相信今天的这个访问也会对很多人带来很大的意义的。好的,非常感谢您收看我们这一期的节目《中国访谈·世界对话》,下一期节目再见!

 

原地址:http://fangtan.china.com.cn/2013-10/22/content_30369673.htm?show=t

 

 

 

    国 画
    油 画
    版 画
    水 彩
    书 法
    铅 笔
    钢 笔
    留言簿
    订阅展讯
云峰艺术网版权所有,请勿转载 Copyright © Wan Fung Art Gallery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云峰:(852) 2736 9623 | 广东云峰:(86-0760) 8833 3861 | 北京云峰:(86-010) 6523 3320 | 上海云峰:(86-021) 6487 4072 - 107